近期,針對乳粉安全的政策頻出。6月前,根據新版《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許可審查細則(2013版)》要求,所有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企業必須完成換證審查和再審核,因“用製藥標準管理奶粉”“企業自建自控奶源”等嚴規,奶粉企業正經歷“生死大考”。6月13日,《推動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兼併重組工作方案》又正式下發,提出力爭到2015年,形成10家左右年銷售收入超過20億元的大型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集團;到2018年,爭取形成3—5家年銷售收入超過50億元的大型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集團,前10家國產品牌企業的行業集中度超過80%。
  一系列政策密集出台後,乳粉行業會出現怎樣的變局?乳企如何應對?提高標準是否會帶來價格的上漲?
  82家企業獲得生產許可證,乳企改造投入34.4億元
  根據國家食藥監管總局5月底公佈的數據,此輪生產許可審查後,全國共有82家企業獲得生產許可證,未通過審查、申請延期和註銷的企業51家。
  國家食藥監管總局食品監管一司巡視員畢玉安介紹,這次審查工作中,嬰幼兒乳粉生產企業加大技術改造、研發,投入共計34.4億元。
  “國家提高嬰幼兒乳粉生產門檻後,我們大部分生產線產品質量依然高於國家標準。但也有很少一部分生產線需要升級改造,產品成本會略有增加。”伊利集團奶粉事業部質量部經理張曉東說,截至2013年年底,伊利檢測設備累計投入5.15億元。據介紹,目前其在全國擁有自建、在建及合作牧場2200多家,規模化、集中化的養殖在奶源供應比例中占90%以上。
  此前,作為河北第一家獲得生產許可的君樂寶,因推出130元一罐的奶粉,受到市場關註。為通過許可審查,君樂寶也投入1億多元進行改造。
  嬰幼兒配方乳粉的執行標準與國際接軌,達到藥品生產標準
  新版《細則》參照藥品生產管理規定,全面實施了粉狀嬰幼兒配方食品良好生產規範(GMP)。國家乳業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薑毓君說,經過審查,我國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環境的潔凈度要求,已經達到藥品生產的標準要求。
  在伊利奶粉全球樣本工廠,從原奶進入生產線到成品奶粉產出,需要經過原奶冷除菌、配料、殺菌、濃縮、乾燥和包裝等多項工序。記者看到,在呼和浩特市的奶源基地,擠出的新鮮牛奶在1至2小時內送達工廠,牛奶始終在完全密閉的狀態下,每一輛運奶車都配備全球定位系統。原奶到場後,檢驗中心對每一輛冷鏈奶車的原奶進行117項指標的檢測。然後,奶倉短暫儲存後的牛奶會被打入預處理車間投入生產。預處理車間中,所有的設備全部是密閉的,看不到一滴牛奶暴露在空氣中。
  6月14日,工信部牽頭建立的食品企業質量安全信息追溯體系開通,部分嬰幼兒配方乳粉試點企業開始試運行,消費者用智能手機等終端就能對嬰幼兒乳粉生產、檢驗、監管和消費環節追溯查詢,這對今後確保嬰幼兒乳粉質量安全意義重大。
  “從產品標準的角度來看,目前我國嬰幼兒配方乳粉的執行標準已經與國際接軌,與發達國家和地區同樣嚴格。”薑毓君介紹。
  同時,據一些奶企負責人介紹,國內奶粉企業所採用的乳粉配方建立在對中國母親母乳樣本成分採集研究的基礎上,營養結構更適合中國寶寶的成長。
  標準提高並未帶來嬰幼兒乳粉價格上漲,乳粉營銷費用有所壓縮
  薑毓君說,國內消費者現在熱衷從境外攜帶和網購嬰幼兒配方乳粉,部分源於消費者對國產乳粉缺乏足夠的信任和信心,還因為國內銷售的奶粉價格偏高。
  “許多國外品牌的乳粉在歐洲價格大多是9—15歐元,也就是說不到130元人民幣,其成本不過百元,而這些產品在國內售價卻高達兩三百元,甚至達到470元。”薑毓君說,某些國內品牌的高端產品,價格和國外品牌不相上下。這說明,我國嬰幼兒配方乳粉銷售渠道費用偏高。據國家食藥監管總局食品安全監管一司司長馬純良介紹,我國嬰幼兒配方乳粉的市場銷售費用大概要占到其市場價格的50%。
  4月12日,君樂寶的嬰幼兒配方奶粉在其官方網站上市,定價僅130元/罐,一時間,君樂寶被冠以“攪局者”、奶粉界的“小米”。標準提高,價格卻能下降?對此,君樂寶公共事務部部長馮進茂解釋:“一般而言,嬰幼兒奶粉的售價組成為:生產成本+營銷費用+利潤。君樂寶130元/罐的定價並不是一個低價,而是國際平均售價。賣到130元這個價格我們也能盈利,凈利潤仍能達到6%—7%。這相比我們的酸奶產品利潤率已經好了很多,酸奶利潤只有3%左右。”
  據他介紹,如此定價源於君樂寶進行了奶粉渠道創新,全部採用網絡直營銷售和電話直營銷售,省去了各銷售環節的費用和利潤。
  “生產成本方面,國內外奶粉均在60到80元之間。”馮進茂說。
  馬純良認為:“隨著市場的進一步完善,靠市場的調節,國產嬰幼兒配方乳粉的價格水平應該和國際趨於一致。”
  嬰幼兒乳粉企業併購還會增加,目前大型奶企收購併不積極
  沒有通過審查的51家企業何去何從?畢玉安說,51家企業中有14家轉為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基粉的企業,生產的產品不再是嬰幼兒配方乳粉;有23家申請延期審查;有5家未通過審查,這5家未通過審查的,不能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另外還有9家是自願申請註銷生產許可證。
  畢玉安認為,隨著以後監管加強,企業擴大規模,提升質量,企業間的併購會常態化,還會進一步增加。
  不過,採訪中,記者發現對於未通過審查的企業,多數大型奶企暫沒有收購兼併的打算。一方面,這些本身就未過關的中小企業大多在設備、管理、技術力量等方面相對落後;另一方面,許多大型奶企目前同樣面臨生產線的升級改造,如盲目收購也會對大企業造成負擔。
  工信部總工程師朱宏任表示,此次國家施行“史上最嚴規則”,目的就是要淘汰一批嬰幼兒乳粉落後產能,最大限度保證乳粉安全,但不意味著沒拿到生產牌照的企業面臨倒閉。今後,國家將會在資金、技術等方面對企業加以扶持和引導,讓企業在市場中實現兼併重組。同時,一些企業可以向其他方面轉型,最終目的是保證嬰幼兒乳粉的絕對安全。  (原標題:面對“生死考” 乳業咋變局(政策聚焦))
創作者介紹

彭定康

eofpbs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