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評:子強
  《廣州日報》載 在酒樓享受一隻標價68元的白切雞,成本和原材料31元,稅收就要8.5元,固定費用32.64元,酒樓賣一隻雞,就要賠4.14元。廣州餐飲業稅費負擔重,來自餐飲業的市政協委員建議實施“一門收費”。
  題外話:看起來,最簡單的辦法就是這隻雞不要標價68元了,標88元,問題就解決了。當然,這是玩笑話,餐飲業的稅費是否過重,需要評估,但首先“費”肯定是需要清理的,而且不應局限在餐飲業。
  《羊城晚報》載“廣州法治社會不能容忍個人欲求無限放大。三舊改造拆遷要立法,一個地方有多少居民同意拆遷,即可以拆遷。否則有一兩戶人家阻礙,拆遷就無法進行。”就職於廣州農科院的一位政協委員如是建議。
  題外話:以多數壓倒少數的表決方式決定拆遷房屋,真是荒謬,要真是法治社會,以這位政協委員的水平和立場,一定沒有機會參政議政。三舊改造不是不能立法,但什麼樣的立法都不能侵犯產權,也不可濫用公共利益之名侵犯個人利益。
  《新快報》載 在全球經濟下滑、公款消費受限以及商務展會愈趨平均分佈的背景下,珠江新城等商圈近半五星級酒店房價跌至“白菜價”,低於廣州市的平均價765元,最低的500多元就可入住一晚。
  題外話:各種類型的高檔消費都在不斷渲染業務受到衝擊,情況不妙,固然可以由此認定為“八項規定”的成果,但其實也是在不斷坐實過去公款消費或曰政府消費規模之龐大,難免引發不好的聯想。高級酒店的繁榮,終究還是應該寄托於市場的景氣,而不能過多指望政府消費。  (原標題:同城讀報)
創作者介紹

彭定康

eofpbs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