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達沃斯論壇上演講。
  中新網1月27日電綜合消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近期頻頻將矛頭對準中國,繼在達沃斯論壇和施政演說後,安倍26日接受美國媒體的採訪宣稱,中國過去20年來持續增加國防開支引起地區其他國家的擔憂。針對安倍頻頻渲染中國“軍事威脅”的做法,中方曾多次強調,中國軍事意圖和政策是公開的、透明的,現在應該增加透明度的恰恰是日本。
  公開場合頻渲染中國“軍事威脅”
  當地時間1月26日,安倍晉三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採訪時說,中國過去20年來持續增加國防開支引起地區其他國家的擔憂。中國持續的繁榮取決於建立互信、而不是製造緊張。
  安倍說,中國要想繼續保持經濟繁榮,必須與別國建立起互信關係,而不是製造緊張氣氛。他還說,軍事擴張不會對中國的未來、經濟增長和繁榮起到任何作用。
  安倍還就中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一事再次宣稱,中國應該認識到,任何通過武力和壓迫手段改變現狀的企圖都是無法接受的。同時,他還表示,日本無意與中國搞軍事抗衡,但是,“我對保護日本領海、領土、日本人的生命、財產負責。我必須付起這份責任。”
  近期以來,安倍多次在公開場合渲染中國的“軍事威脅”,為其所謂的“積極和平主義”做宣傳。1月22日,安倍在達沃斯論壇演講時就宣稱,必須遏制在亞洲地區無限制的軍備擴張,應實施公開、透明、可驗證的軍事預算。對於中方的海洋活動,他表示,首要的不是武力威脅而是對話和法治。
  此外,安倍還將當今的中日之間的緊張關係比作一戰前的英德關係,大有渲染中日可能發生衝突的意圖。這一言論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嘩然。英國媒體形容,安倍令全球外交界感到毛骨悚然,他露骨地把東京與北京的緊張關係比作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歐洲列強之間的敵對。
  在數日後的施政演說上,安倍再度橫加指責中國通過“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擴大海洋活動等謀求獲得更多權益”。
  分析指出,安倍近期的一系列言論,無不是在為他所謂的“積極和平主義”以及自衛隊能夠行使集體自衛權做“嫁衣”。在安倍看來,越將中國渲染得“咄咄逼人”,就越能為自己的修憲擴軍尋找到合理理由。
  大肆宣揚“中國威脅論”,妄稱中國用實力單方面改變現狀誤導內外輿論。分析指出,安倍政府就是藉此將國與國之間的領土爭端“國際化”、“危機化”,為實現其突破憲法限制、重走軍事大國道路製造藉口。
  同時,安倍打著“積極和平主義”旗號推行“安倍軍事學”,便在國內外反覆渲染“中國威脅”製造假想敵,甚至主動挑釁,推高緊張。“積極和平主義”的內在邏輯是:中國威脅上升,日本需要為地區和世界和平作出更大貢獻,為此需要行使集體自衛權。可以說,“積極和平主義”實質上是一套具備攻擊性的安保理念。
  中方批駁安倍擴軍意圖
  自安倍2012年執政以來,將中國當做假想敵,多次渲染“中國威脅論”。在私下大肆採購軍備、推動自衛隊在海外進行活動的同時,卻反咬一口稱中國軍事不透明。對此,中方曾多次嚴正駁斥安倍的言論,指出中國軍事意圖和政策是公開的、透明的,現在應該增加透明度的恰恰是日本。
  在中國劃設東海識別區後,安倍政府就曾宣稱這是中方單方面改變現狀,將會招致海空域“不測”事態。對此,中國國防部發言人楊宇軍就指出,中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是完全正當、合法的。日方一貫總是指責別人,抹黑別的國家,卻從來沒有檢討自己的所作所為。
  楊宇軍指出,日本早在1969年就設立並公佈實施了防空識別區,日方根本無權對中國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說三道四。如果說要撤回的話,那麼中方就請日方先撤回自己的防空識別區,中方可以在44年以後再作考慮。
  針對安倍在達沃斯論壇上的講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也批駁稱,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的道路,奉行防禦性的國防政策。中國軍事意圖和政策是公開的、透明的,在國防白皮書中和其他場合都作了正式宣佈。
  秦剛指出,現在應該增加透明度的恰恰是日本。日本領導人應該向亞洲國家、向國際社會解釋為什麼企圖修改和平憲法,為什麼極力擴充軍備。
  而針對安倍把中日關係比喻為一戰前最終走向戰爭的英德關係一事,中國外交部長王毅25日指出,這一說法時空錯亂,莫名其妙。
  王毅說,現在的世界與一百年前相比已發生巨大變化,包括中國在內的維護和平的力量不斷增強,世界和平是有保障的。當然,如果日本領導人想談歷史,那就讓我們來看看歷史事實。1910年,日本強行吞併朝鮮半島,1931年侵占中國東北,1937年發起全面侵華戰爭,1941年又挑起太平洋戰爭。回顧這段歷史,誰是戰爭的製造者,誰是麻煩的製造者,一目瞭然,不言而喻。(完)  (原標題:安倍再批中國“軍事擴張” 為日本擴軍找藉口)
創作者介紹

彭定康

eofpbs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